媒体体验北京打车难:司机趴活一口价不打表

昨日17时许,东方新天地门口,两名外地男子准备打车去三里屯,但是询问了停在路边的多辆出租车,均被拒载。新京报记者 林野 摄

昨日18时30分许,东直门交通枢纽外,七八辆出租车打着“暂停”或“空车”灯停在路边,司机询问路人是否打车。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摄

昨日下午5时30分许,北京站广场“出租车候车区”东侧20米处,多辆空出租车停在路边,司机在车旁揽客。新京报记者 石明磊 摄

  “师傅走不走,去XX地?”现在,越来越多的人打车时会先问这句话。根据20日社科院等发布的一份报告,在调查的38个城市打车容易度排名中,北京排名第28位。

  前日,本报记者选取了6个地点,分别体验早晚高峰、非高峰期的打车情况。从今天起,本报将对打车难中存在较为集中的问题逐一调查、揭示。

  昨日,本报记者兵分三路,选取王府井、东直门、北京站等三个遭网友吐槽较多的趴活儿、议价严重地带,进行探访。

  地点:王府井东方新天地门口

  “我这是喊价的车”

  昨日16时45分,东方新天地门口停着4辆出租车,均显示“暂停”。记者上前,表示要去呼家楼,一名的哥称在等人,不走。

  16时53分,从东方新天地出来三位女士,直接坐上路边等候的出租车,但是不久又下了车。三位女士说,她们准备去朝阳北路,但是司机说不打表,她们只好下来。

  “停在这里的出租车拉活都不打表。”旁边一名经常在该处拉黑活的私家车主说。

  17时过后,停靠在东方新天地门口的出租车越来越多,达到9辆。两名外地男子上前逐辆询问,均被拒载,“去三里屯,要100元,不打表。”其中一名男子说。

  此后,有3拨人分别要去龙潭湖公园、海淀黄庄、崇文门,均因要求打表,被司机拒载。

  一名经常在附近办事的老师傅透露,这些趴活等客的出租车很赚钱,hg0088官网 ,“不用路上到处跑,油钱省了,而且还不打表,人多也不怕没人坐。”老师傅说。

  17时50分,记者再次上前打车,三名出租车司机询问记者去哪里,其中两辆车车身上写着北创出租车公司,另一辆写着飞宇出租车公司。得知记者要去呼家楼后,飞宇出租车公司的司机表示不去,一位北创公司的司机表示“100元,一口价,而且不打表”。“我这是喊价的车。”这名司机说。

  【投诉回应】

  北创公司

  三个工作日给答复

  70分钟的调查体验过程,前后共有13辆的士停靠东方新天地门口,所有显示器均显示“暂停”或“停运”。前后共有39人次询问打车情况,只有5人次议好价上车离开,其余人最终基本选择乘坐地铁。

  昨日,记者就拒载问题拨打北方创业出租汽车公司投诉电话61206596进行投诉。对方在记录了的士信息以及记者的信息后表示,三个工作日内给记者答复。

  新京报记者 林野

  地点:东直门交通枢纽

  “只往怀柔、密云去”

  昨日晚高峰时段,东直门国盛中心楼下,七八辆出租车在东直门公交枢纽外的路边停靠,其中多辆车运营状态显示“暂停”,其余显示“空车”。司机们三五成群地守在公交站牌前,不断询问过往行人“打车吗?去怀柔、顺义”。

  见一男子带着妻儿等公交,几名司机围上前去,得知对方想去怀柔某地时,一名司机要价200元。“多少钱?”该男士惊讶地问,“平时打车也就120元左右。”认为要价过高,男子拒绝乘坐。

  另有两名乘客以每位100元的价格,乘坐一辆原本状态为“暂停”的出租车,去往首都机场。

  记者上前表示要打车到幸福大街,所有司机都摇头,“只往怀柔、密云去”。但当记者说“北京站也行”时,两名司机立马表示可以前往,“最低80元。”

  最终,记者与一辆亮着“空车”灯的出租车商定,60元到北京站。该车服务卡的公司栏写着“金石顺”,服务号为262056的司机姓于。对于为何要价这么贵,该司机称,因为高峰时段不好打车,“去北京站堵车,可能得给你绕路。”

  15分钟后,车到达北京站附近,5公里的路程,记者付了60元钱。

  记者提出“要发票”,该司机称没有正规车票,但可以给一张“也能报销”的发票。这张发票票面显示为“北京市定额专用发票”,右下角盖着“北京市首汽出租公司”的章。

  【投诉回应】

  金石顺公司

  当事司机非其员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