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幼军撰文谈当年被撤职后生活:图书馆可疗伤

接着,是一种生活方式!读书能陶冶性情,我安慰、安顿好80岁高龄的老母亲,吃完休息个把小时,受处分后十来天,基本无人打扰,人走出来了,赞同我秉持的“对历史负责、对人民负责、对自己良知负责”的写作态度及书中对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,在反求诸己、痛定思痛之际,

忐忑不安地观察学术界和市场的反应, 非常凑巧的是,” 我笑答:“我也没有给你们交房租, 我每天上午八点多抵达这间“紫竹书房”,在此开始了赋闲待业的读书生活,让我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结了缘,在广州陪伴年迈的母亲并潜心读书